筹款平台信任危机:捐款去向无法溯源有平台携

  水滴筹等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救助了很多人,但却有★△■…-◇。很多人在“践踏”这个公”益平台▼▼△▪。同时,互联网求”助平台在审核、监督、法律●•□、等方面?仍有。待完善。

  2月24日▽…=,北京雾霾==,小微没■=△•。有出▷■▲!现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约定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住院▲△-○■★:部,而是在急诊门口焦急地等待医生叫,号。她的丈夫刘青2017年被诊断为急性髓细胞白血病,2018年8月底血小板植活后,肺部一直有感染,高烧不断▽◇。2月24日早:上又突发高烧。

  与记者▷○☆☆!相约的前一晚,小微觉得丈夫恢复得不、错,认为自己一个月后就能回家看4岁的儿子-◇。了。刘青诊断出白血病时•△○★▲-,这对夫妻刚结婚3年▪△○◇•,仅治疗一周后…▪●△,就花光“了为儿▷……◆=•”子准。备上幼!儿园的•▲▽-◇=。3万元钱,现在已经“花了200多万元了,基本都是借来的=•▷•。

  为了筹钱,小微之前使用过、一次!水滴筹,但发,布几天”后◁-■▪•▽,筹款金额就停?止增长,最后筹得11万?元,而刘青在移植仓里的一次大出血就曾耗费10万元。水滴筹方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其已经为超过几十万的大病患者提供了免费筹款服务,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20亿元,平均每位患者约获得几万元。

  不过,很多人没有达到平均数。2018年底,娜娜为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女儿在水滴筹上发起30万元的筹款▲◆▼◇▼,但距离筹款30天••=◆!有效期结束仅剩4天时●■●,她仅○△、仅收到■▪=▪◁!6140元捐款。

  2月26日,娜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水滴筹初衷是好的,但有人”把他们的名声搞坏了=◁●□=▼,如有些经济能力不差的人也筹钱□◆。

  一“直以来◁◆□•★▷,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等”都,遭遇过骗-□=△▷•?捐事件,甚至还?有平◆▪▼?台携款,逃跑的事,而且对于捐款的去向也没有公开的追溯渠道。“对于水滴筹这样的互联网募捐平台,无论是监督还是!推广机制,都没“有相关的,法律依据,目前,这些平台:仅”能够!补充医•□•=。疗基金缺□◆▪“口,在募捐数额上不能与红十字会等。慈善募捐组织相比。”北京新民●▲☆•◆、社会组织能力建设促进中心主任王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当下互联网捐助游离在慈善法之外,资金去向等不受监管•○◇▼=。

  见到小微时,她正在内科门诊室门口等待叫号•◆☆,穿着黑色羽绒服▽□▼◆◁=,戴着口罩▽●•□●,眼神焦急。内科诊室□▪◆。门口△▲…:空“间狭小,刘青暂时,乘轮椅坐★▲◁•,在大厅里○□•,距离刘青;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已,经过去一年,但他依然瘦得皮包骨头。因为免□▽◇▽?疫力较常人低下◁▼,刘青戴。着厚厚的口罩,灰色的毛线帽子也拉:得很低,几乎;遮住;了眼睛。

  采访前一天,小微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约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住院部的一楼大厅碰面,之所以不在他们的、出租屋见面,小微说▷◆,不想让丈夫听到钱的事情,怕他担心。

  谈。到使用水滴筹的■☆◆○○?经…▪▪=•!历■•-,小微感。觉很,不好意思○▪▷。●▪◁☆=“链接我☆◇…●,只转发:了一次,我丈夫也★•★…□,是。我们没。有整、天?刷屏,因为基☆▼。本上我朋友”圈里的“人;都去山西的医院亲自看过,也给过钱△◆○◁。后来知道我们要来北▪★★。京■▲•◇=,就又给了一次。如果一直转、发☆◆▷△▼▪,实际上还是在和他们要钱,我们张不△▷○。开?嘴了。”

  小微说★▷◇,她是从微信朋友圈里;接;触到水滴筹的◆○☆●▷△。刘青。的主治医生了解我们家▽●☆□▷;的◇◆▲•:情况后▷-◁▼□•,建议我们公众筹款,当时正好看:到一个家里孩子得了白血病的朋友使用水滴筹,所以一边捐钱,一边就点开了页▪◇■▲○▲,面上的“我要筹钱”链接。

  在水!滴筹申■○…◆▪▽。请大病▽•、筹款■▽☆■…?的页面上,小微写道◆▲▷▷▽:“我丈夫?因为:身体不?适去山西大医、院检查▷…▼,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医生让我先准备50万元▷…=▲◆,才能保!证治疗不会中断◆▷□□▲。这个数字对我们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因◇▽▷•=◇“为着急★■◁-•▪?用钱,从发:布到提现,小微只用☆=▼□…-、了一周时▷•…□○:间•=■◆,期间、共有3505次捐款,筹集112353元◁■。从水滴筹上显:示;的提现申请来看,筹款所得主要用于第二阶段细胞增长的治:疗=●☆。

  而现实花费远不止这些。2018年2月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后,刘青一直住院;治疗,直到近日才出;院,为了照顾=●▽●-=:刘青•○▪◆▽□,小微2017年辞职?了■◆△○■▼。现在住在医院△…◁◇。附近的出租屋里,因刘。青是病人▷●■▽,他们不能!和别人合租,只能租下医院附近的一个两居室☆◆□,每月租金7850元,还有•◁”日常医疗、护理费用。目前费用已经=★▽▷。超过200万元。

  筹来的11万杯水车薪。目前,山西省医保年度最高报销额为60万元,加上水滴;筹的11万”元,如果。按200万花费计算,小微还需承担至少129万元。“自从过了200万,我就不怎么记账○…△★□?了●▲★■△•,为了不、心疼钱,索性就•△○?不记了,但我们还是很感激水滴筹和、亲戚朋友。☆◇▲▪”小微说。

  不?少重疾患“者◆●▽■○■!的!家庭▲-•▲■•,将水滴“筹等!当做救◇=-,命稻草。在微●=○□▽=!博搜索“水滴筹◇○•▷”关键词◆▲☆,按照实时,排序▪=▼△,每隔=▽▽☆;几分钟◁◆▪=•:就可以刷出一条新”的;筹款微博。为增大曝光量★•,还有用户刷屏式转发。目前,微博上水滴筹这一线?万。

  王莹说,水滴筹、轻松、筹等互!联网筹款平台都是依靠朋友圈的■○◁△”力量•▼▽☆☆▷,他们所在的平台不能做推广☆☆。□◁▪“水滴筹是熟人机制,筹款者在、转发过程中;增加曝光。同时也是一个监督!机制★=◁◁=,基于社交网络的传播能在很大程度上杜绝虚假筹款的行为。”

  其实小微还算幸运。2018年底,娜娜的女儿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医生告知还需30万元治疗费用后▲•◆▽○□,娜娜在水?滴筹上发起了款筹。但2月26日在娜娜发布筹款后的第26天▪○▪,她仅收到6140元,彼时,距离筹款30天有效期结束仅剩4天时间◆•■=,娜娜在水滴筹的专属顾问也不再回复她的问题。

  ▲▪▷“我的亲戚朋友少,没有人☆□■”帮我转发▽•,每天都▽△。是我“一个●●•?人转发-○■◁”一下◁▲▲▼▽◆,转发多了…□■■=▼,亲戚朋友。们;烦了就把我屏蔽了▲▼。”现在◇•▲◇◆▼,娜娜还坚持每天在!微,博上转发链☆△◁!接□△▽◆★,希望能得”到陌生人的帮助。

  对于、筹款!链接的转、发途径,水滴…●■▪”筹微信公众;号上解释,“您可以发动您身边的亲朋●◆=•,友好友或同事一起为您转发●□◆■▼▼,转发的越多,扩散的范▲▷、围越广,捐款才可能越来“越多。或者请;您联系当地新闻媒体的微信公众号▪◇,请他,们帮您转发。”也就是说▽★…▷▼,在现有机制▼◁“下•▼,水滴筹并!不为筹者提供公共!曝光机会,用户只能依!靠其个人社会资源?传播。

  2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看了国内其他两家主流互联网筹款平台的情况,爱心筹的客服表示,其为个人自救平台□◇★,不是慈:善组织•▼•▲○○,不能帮助用户◇▽△;在平台上曝光=▲☆…;轻松筹的客”服表示△□★■▲■,凡是符合条件的筹款人都可以申请;首页推荐,这一条件包括实名证实次?数大于20次、项目自筹时间超过7天等基础条件和贫困证明或残疾证、低保证的资☆■•=、料要求。

  王虎告诉?记者▷…◆-•,目前,法律没有对相关平台推广机制“的规定,类似行为还属于法律模糊区内。

  在小微、娜娜们因社交资源限制筹不到款时▪◇-☆,还有人滥用这一平台并不稳固的信任度,让本就不☆★…▷▽、易的筹款变得更加艰▼▷☆:难。

  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等平台在北京共同签◁▲,署了《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倡议书自律倡;议书》提到…-▲◆★,当前,个人、大病求助;需求量“大、家庭!财产状况核查比对复;杂度高•★□●◆◁、平台审核甄别力量有限■□▪,多方面原因导致个人求助领域存”在鱼目混杂现。象,个别严重失信事件甚至成为媒体报道•□○、舆论炒作的热点◇▷•▲•…,极易形成○▲●◆“破窗效应☆◆…”,透支社会公众的同”情和信任▲▷◁▼◇,最终使真正需要帮助◁•●▼★•、处于沉默状态的广大困--:难“群众健康权益■★●=“受损。

  2018年7月,南宁一名为邓芳英母亲被网友曝光:在水滴筹平台筹得25万元善款的邓芳英同时拥有多套房产和一辆高级轿车。随后,水滴,筹对其展开调查☆□•,邓芳英一家也将募得善款全部退还◇▪▪□。

  在一系列类似事件发生后,互联网筹款平台如何对筹款人信息及善款使用情况进行监管和核实的问题引发了广泛关注•=▼●。

  王莹介绍,水滴筹主要依靠熟人机制和医务人员认证进行核查●■★•●◆,但在。目前医患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一些医护人员不愿意为筹款人对筹款金额认证□▼,导致不少筹款人只能按照估计的金额筹款◆▽,另外监管部门也没有相关文件支持。“水滴筹区别于慈!善募捐组织,只作为医疗救助补充▼●,对于无法、筹集到足够善款的筹款人,水滴筹正在引导其与慈善;组织对接●…○。”

  2月26日★○●•,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轻松筹■◆▪▪•、平台实•◁“行机?器人◇★☆○”工智能和●=★”审核员双审核制度,并正在与全国两百多家大型三甲医院和专科医院合作,根据不同类型•▲▷▪;的疾病制定了相关费用区间的数据库••◇-☆□,目前,该数据库已经投入使?用;爱心筹新闻发言人王彩儒表示○…•-△☆,用户在爱心筹筹款的全过程共有三个阶段的审核★◇○,包括身份信息等基础审核、发布后的实时风险排查审核和筹款结束后的综合风险审核评估。

  一系列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兴起背后○★△•,是我国大量存在的“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人口。在2018年4月召开的健康扶贫工作见面会上,国家卫健”委财务司副司长刘▪◆○■-•!魁提到,建档立卡,贫困户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比例均在42%以上。

  王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目前在联合更多互联网求助平台加入上述自律公约组织□…,更好地自律,互相监督▪•◁◆▼,将失。信的人拉•◇★▪◆■、入黑名单,也希望能跟征信部门取得联系。“目前除了:互联网求、助平台、慈善机构,国家也在通过各种?途径关注重大疾病的救助问题。”

  根据《=▽○-•;社会、救助暂行。办法》,我国医疗救助主要采取两种方式,一是对对救助对象参加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或者☆☆□○▲!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个人缴费部分,给予补贴;二是对救助对象经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和其他补充医疗保险支付后,个人及其家庭难以承担的符合规定的基本医疗自负费用,给予补助•▽□◆。在补助。标准上,则因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医…▼◁★◆▽、疗救助金筹集情况的不同而有所差别•◇。

  政府补助以,外▽☆●■◇,重疾病险也在我国流行起来。重大疾病?险●○★☆…▷,是指由保☆-•-…”险;公□…▼•?司经办的以。特定重大疾病为保险,对象▪◇●,当被保人患有上○▲◆-●”述疾病时,由保险公司对所花医疗费用给予适当补偿的商业保险行为。目前,包括平安□▽▪◁…、华夏?在内的多家保险公司都推出了相关保险产品。(编辑○●:陆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