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丹:中国人信仰的载体是文化

- 编辑:admin -

陈一丹:中国人信仰的载体是文化

  陈一丹:日常的管理我不参与了▪▽▽▷。公益方面,我主要是文化影响多一些,这也是我比较关注的方面。

  陈一丹:大家一起参与,这是整个公司的事,也是整个腾讯公益基金会的事,更是整个公益界的事。我们的目的不是让大家知道腾讯做了什么事情☆○□■,而是希望创造一个机会,鼓励大家都来参与公益◁▼☆…。作为发起方,不仅仅是基金会的事情◁◇□,这次腾讯整个公司都动起来了=○=,因为它涉及到技术团队对公益产品的打造,涉及到市场公关等部门对外的公益合作◁◁○□,包括NGO以及各种设计公司的合作,所以,腾讯整个核心管理层,Pony(马化腾)…◆、Martin(刘炽平)他们都参与得很深的。包括退休的Tony(张志东)也很主动◆△,他技术很强,公益产品怎么做,他给了很多意见。

  陈一丹:我觉得达到预期了•-▲○•。但只能说今年达到预期,因为目的不是今年做得好▲•●,我是希望99公益日能成为一种公益概念,长远地走下去○◁☆=▷□。这不是靠腾讯一家做,要看所有人是否有这个公益心来做•★■◆■◇。这次我发现,真的很棒。今年是发起,腾讯配捐▷…○…•▲,线下肯德基、京东都会配合○◆▷,大家知道★■…-□◁,原来可以这样做啊。我觉得是开了一个头吧□▲…,希望能形成影响。以后可能会更宽,比如现在我们跑跑步•◇▲▽☆,可以捐步、捐声音,都是捐。有些事情不是传统慈善的范畴,但对这个社会有益就行了,营造这种文化,对社会是好事●▽■。

  陈一丹●●▽△: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社交化了◁▼◁,每人既是公益的发起者,都可以给信用做背书◆••▽。什么意思?比如你可以发起一个公益活动,说隔壁小朋友家里出了个什么事,他现在需要三万块钱手术。当然,我们平台要审核、要匹配▲▼◁□,符合资格的公益组织还要跟踪,背后建设是很扎实的,需要做很多透明化的工作。但平台之上你可以发起这么做公益了,我讲的是这个理念。好,你一发起☆◁,你的朋友信你并关注你,那个人就得救了。这种千千万万个小的捐赠项目加在一起是不是整体更有效?资源匹配更合理?而且他不是割肉◁•◆◁•。你做贡献-▼□,捐两百万、一千万•★■,自我牺牲,高品德,可以。但大家一起来做事○•□,是公益的■•,个体不会这么累▷★▷■,负担没那么重。这是99公益日有条件去做的变化,99公益日有可以做得更好的可能性和基础。

  《中国慈善家》◆•■:腾讯作为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自身发展之外,是否也有意地去带动同行也做一些公益实践和探索?

  陈一丹:我们非常愿意▪-●,公益是大家的事情,而且并非一定要你主导■★。有时候别人主导的,我们也非常愿意参与-▪=。我担任了一些公益组织的理事-••■•,有时候Pony和另外一些高管也会去担任,背后很多时候都是腾讯公益。另外,我们自己也愿意结合腾讯的优势,去发动一些事情■◁•=◁。商业上可以竞争,公益你做跟我做有什么区别?你把这个做得好,我们都支持你做,因为你做的都是好事。

  《中国慈善家》:国外像Facebook、微软等大多科技公司●■,他们的企业领袖都很热衷做公益慈善,但国内科技公司的领袖们似乎普遍热情不高▪=•☆,为什么?

  陈一丹:这次我去斯坦福感触很深•◁•,我去了惠普创始人创办的休利特基金会(威廉与弗洛拉·休利特基金会★◇◆●•,The William and Flora Hewlett Foundation)◇▷☆◁□□。那个总裁告诉我▷=▲,他们这个基金会总资产87亿美金!不是资产多少的问题▼□●,这个基金会的创始人威廉(William R. Hewlett)已经过世了,曾经努力创业,把惠普做好●▼☆◆▷=,生前全部捐掉★◇=。他们都有这个习惯和文化,活着一天,做好自己的事业,钱财捐掉,很正常▼=☆。这是人家累积了一百多年的一种社会文化,一种财富观▷•□▪○-。

  我们中国五千年了-■,慈善根基很厚。所谓“积善人家●=◁◁□,必有余庆”,佛教也讲“积阴德”,等等,古代圣贤和相关的思想太多了。但我们必须结合实际情况来看。百年来,我们饱受战争之苦和各种社会变迁▲▷◁,作为一个整体形态,整个社会彻底破碎,你不能把公益抽离出来讨论。很高兴的是,我们现在看到了很大的变化□=□○,改革开放带来三十几年的经济增长,近十几年的公益探索也起步了,它就像一棵苗一样△▷•■,重生了□★▲○。我们会去探索,我们祝福这棵苗长得更高。

  现在不要用比较的心态,公益的东西不是拿来比较★▪△,而是互相需要和相互提高■◇■◆●=,是状态不一样而已。应该是学习的心态,人家长了一百年,我们重新开始才不过十几年,幸好我们慈善文化土壤够厚。我们要倡导,现在这么好的状态是不是要保持下去◆■,是不是也创个百年兴旺出来?持续发展▷◆☆…,对这个国家或者社会更有贡献。不要因为战争或内乱,在某个时间断掉,断一次好惨的。

  《中国慈善家》:一些国家,宗教会为公益慈善带来支撑,公益慈善事业也相对发达,中国该倚靠传统文化么?

  陈一丹:中华传统文化是我们中国人的根,这个我可以讲多一点=○•■△△。我们去到宗教发达的国家•▼▷=▲▪,这个人、这个社会有信仰,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会归结到这里,人会很有信念★■▼•△。中国一直相对缺乏宗教,中国信仰的载体是文化,千百年来都是儒释道文化。你说佛教是不是宗教▪☆?是◇☆,但是它熏陶下来的是文化…◇•○◆。所以我们的信仰跟别人还不太一样,不一定以宗教形式★▽,中华传统文化对中国才是最合适的。

  我们再讲浅白一点,这几十年来,我们这些人好像都没信仰▲•。其实我们是有的•■…◆▪,这条命脉在哪里?你回想,你的信仰在哪里…□◇?是你妈妈爸爸吃饭时跟你讲,孩子啊△▪▼,要孝顺啊,孩子啊,要做人有良心啊□-☆•▲★。你会发现这个才是你最大的根☆▽▪●★。它背后是什么,就是儒释道文化。只不过以前是乡村、家族●•▼…▽★,现在回归到更多家庭◇★☆◆,是父母、或者是长辈对你的一些嘱托,进而形成了你做人的根本,这不是中国文化吗•◁□?不止这样简单,这种文化很厚的☆□▼。我们把它挖出来…▷•▲,让它发扬光大,我们每一个人,以后成长的人,都有信仰。

  陈一丹◁◆△☆:对,在这个领域尽一点绵力•▽…□。其实做什么事情都是假的,几十年后,眼睛闭掉,你还在乎这个干嘛?关键是你在的时候能做点什么,所以不要想那些无谓的东西。很高兴,我现在看到中华传统文化正在复兴。从国家层面、民间层面,乃至国际认同的层面都看到有向好的趋势□▷◆。

  《中国慈善家》:也有一种声音说,传统文化衰落是社会的自我选择,因为不需要了。

  陈一丹:改革开放让经济迅速地腾飞,但钱做何用=□?以前很简单,衣食住行,第一需求。之后就扭曲了●●☆-,为钱而钱。很多人在找,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我觉得都对的★▲●。一个人找到一种宗教信仰,我开心得不得了,他找到了★◁★。有的人找到信仰,哇,好!他有追求,我都会称赞。但其他那么多人怎么办▽-…●?最适合的,就是几千年的中华文化。我觉得它有强大的生命力,不是今天谁说有用或者没用▲□▷▲★▼,它符合规律,一定会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中国人是有福的人=▼,因为老祖宗留下这么宝贵遗产,你不去找他,他都会照耀你,老祖宗对我们多仁慈啊。那么■▼,你今天做事情,你也是后人的老祖宗☆▪•◁●△,你能不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中国慈善家》▽…•:但我们也看到整个社会拜金的情况非常严重■◁…○◇=,有人说我们是唯一见面会说“恭喜发财”的民族,说中国人的信仰就是金钱◁◆▷-=★,你认同么-•□■□?

  陈一丹○●▷=▲:我自己在广东,我最清楚了,过年包个红包▼…◆■,“恭喜发财”,下一句还有“龙马精神”和“身体健康”,只不过“恭喜发财▷☆”这句讲得最多◇★◁▼。这没什么不对,因为你离不开物质世界。这是一种祝福,背后是期望人家生活得更好☆▼▪▷●,不是自私的表现。但能否真能活得更好,不在于别人祝福,在于你自己。如果你太过了,那就变成贪=▼•=●△,贪就会出事。山东曲阜孔府有一只贪兽,过贪◆▽=,天灾人祸就来了。这不是要我们讲迷信,这也是一种文化,就是说●=▪=◆,别人可以祝福你◆◇,但你自己不能过于执着物质,要有节制。拜金的人自己也会去思考☆◁,社会对你怎么看,你自己真正得到快乐了吗?先不要道德批判他对还是错◁•★□○…,不要步步为营给他道德帽子•□◆▲,你也累他也累。宽容一点●•■◆,都宽容一点▼•。

  《中国慈善家》:2013年9月,我刊采访香港恒隆地产主席陈启宗●▽★▲■,他觉得财富传承下去最好的方式就是不留给自己的孩子,去年他捐了3-★◆▲▷★.5亿美金▷•▷…◁•。

  陈一丹:我们常常都可以看到类似的情形,这些企业家,他们有这个本心☆▽◇△,所以他们的财富越多-◁△,捐的额度会越大,商业项目也做得更好了△●△◇-◇。你会发现这种巧合■◇,这些企业家会散财▼■▽▷■◇,财会再来,来了又散。这里有没有规律呢?这不是很有意思吗?因为散对了。

  陈一丹★△▼▷:所以值得大家好好思考一下△-◇。这里头呢•■▷▷•,也没那么玄=★▲○,中国文化里已经讲透了。

  《中国慈善家》☆▼-:中国大陆很多第一代企业家面临交接班,再往下走,或传或捐,抑或以捐为传,所以传承是一个大学问。

  陈一丹◆=:美国走了那么多年了,但对中国来说什么都是新的。所以就会中间出现一些障碍,比如说,某个发展势头有可能会带一些负面因素,这时候你不应该因噎废食-…◁,你要给他一个时间寻找,路还没走完,不要马上砍。有些现象OK的◁★△◁•,正常的,别人都走过的,所以你包容让他走,让他探索…-▽•。但是,走在前头这批人是有责任的,你做的事情▼=,可能会影响整个社会下一步走向,所以要多一份思考•☆-•◇。当然,你也必须带有一份思考,才能走更远。

  《中国慈善家》:一些东南亚国家在这方面政策都比较开放,不说其他国家,香港就很值得我们参考•□=•…◆。

  陈一丹:现在香港有的都传四代五代了,传遗产探索出N种模式=◆△▲●◁,这么严密■◆△•…•、完善也还会吵架◇…。内地才刚刚开始,可以慢慢走▼=…。一旦中国走出来就不得了★◁◇★■,因为中国体量大,一旦走出来■▷,对世界是有巨大影响的▷▼。(撰文:白筱 题图摄影:欧秀明 来源••:《中国慈善家》10月刊)